欢迎来到原中小学教育资源网!

捡麦穗的老人的经典散文

散文 时间:2018-11-18 我要投稿
【www.the-george.net - 散文】

  六月的大运河边,连续刮了几天热昂昂的东南风,气温热了起来,站在阳光下一动不动,很快也能让人热得冒火,骄阳似火说的就是这样的天气,话里一点儿也没有夸张的意思。此时,田里的麦子也就熟透了。

  由于有了收割机,弯镰割麦这种繁重的体力活也就成了历史。经历过的人重忆起过去的那段日子,心里仍是满满的酸涩,也有道不完的感慨,可见艰辛的根在人们的心里扎得有多深。

  从远处望去,金色的麦田已被麦茬所代替,麦茬上浮着或密或稀的丛丛麦草,仍能想像出收割前那让人欣喜的状观。农安、物丰天下安,物价才会稳!这世上还有许多人,别看常在朋友圈里炫耀着富有,其实远没有富裕到不在乎物价的程度,物价稍有波动,还是很担心的,所以我们希望稳产丰收。

  在一片割好的麦田里,我看到了一位老人,头上扎着一条毛巾,露出的头发是白色的,那是一种干枯的白色。她驼着背,手里拿着口袋,不时地弯下腰去捡拾着麦穗。每捡好一处,老人就要吃力地在麦茬里挪动到别的地方。有时走到厚的麦草前,我担心她会被绊倒了,最终她还是挪了过去,脚步显得是那么的沉重,我想老人的关节也老了,已变得不再灵活。

  在地边和地头上,机器漏掉的麦穗会很多,老人看到了,脸上会浮现出笑意,像遇上了宝藏一样,手上的动作也会跟着快起来。

  “老人家,这边有很多呢。”我也发现了很多掉落的麦穗,就帮着她捡起来。

  当我把捡好的麦穗送到她的口袋里时,老人向我表示了谢意。“麦子好不容易长成了这样,马上就能吃到嘴边的东西,最后再漏掉太可惜了。”老人感叹着,我发现她的眼睛也不好,眼里汪着的是浑浊的泪水。

  捡好了这块地,老人要换地方了,她把口袋放到了路边的三轮车里。

  那是一辆老式的脚蹬三轮车,车厢上落了漆,许多地方露出了斑驳的锈痕。她努力地直起身子,仍不比车把高出多少。前后挪动了几次车子,才把车子拐好方向。

  然后,我看见老人跨到了车上,双手紧握住车把,身子几乎平伏在车上,接着就吱吱歪歪地骑走了。

  老人的背影慢慢地消失在苍茫的远处,融成了麦田里的一个黑点。我这时才想起来,她的儿女呢?怎忍心让老人这样。

  冷静下来一想,其实纵使儿女身有百万家产,甚至家产多到了花不完,农村的老人仍会这样,一生操劳惯了,她们难以停下自己勤劳的双手。世上也只有经历过困苦的人,才懂得粮食是比黄金还珍贵的东西,这就是我们的衣食父母,他们永远是我们的守望者。

  当我们急匆匆地想脱离开田地后,他们仍在大地上守望着,有了他们,这才换来了天下人安定的日子。对他们,我们能做到的,也惟有去深深的尊重。

热门文章